梁云松看着周遭惊讶的目光,微微一笑。

“梁总倒是受不起了。”

“不过我在台积电,进行过180nm,90nm,65nm和40nm芯片的攻关工作。”

“台积电现在生产的集成电路主要工艺,都由我带队参与。”

梁云松看了看眼前的这台光刻机。

“这台光刻机,其实没出什么大问题,闲置时间太久了,需要进行一次保养,并且,后面的电路有些问题,需要重新排线。”

“不过,一台光刻机,短期来看,也足够使用了。”

“按照正常生产速度,满负荷一小时处理两百片晶圆片,大概一小时能造出两千块芯片。”

“不过这个数据有些太过乐观,按照目前成品率情况,一个小时,能造出一千块芯片,就算不错了。”

“阿斯麦的32nm光刻机,和上一代的光刻机差别不大。”

“完全可以找熟练工种,进行加工......”

“按照每天十个小时工作,差不多一天,可以生产一万块32nm的芯片。”

“一年大概可以生产三百六十万块芯片。”

“如果技术不被淘汰,这台光刻机,还能运行三年!”

梁云松简单的计算,如果作为核心配件,卖手机,卖电脑,那这个利润,就太过可怕了!

对外完全可以打着国产32nm芯片!

可问题是,这台光刻机,就犹如空中楼阁一样,悬在这,放在这,向上没有路。

往下没有台阶。

能用倒是能用,可是怎么用?

拆了研发自己的光刻机?

那可能只能缩短一段时间的科研进程,根本不如直接用这台32nm的光刻机进行芯片生产,赚钱来得快。

该怎么选择......

梁云松也不知道......

可梁云松的短短几句话,却让在座安阳市光机所的所有专家,瞠目结舌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