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颖儿,这里的气味的确不好闻,要不你出去陪伊丽尔玩吧?”崔云汐见状,无可奈何地道。

“我不跟她玩,她不尊敬你!”唐颖儿气呼呼地道,“你为了北疆的人民能够吃上蔬菜,培植蘑菇,她却还说三道四,这样的人,我不要和她做朋友了。”

崔云汐哑然。

她不得不承认唐颖儿的智商和情商其实远超同龄人。

远在京都的宁司御绝对想不到,他正疯狂要找的人如今在北疆掀起了种植蘑菇的热潮。

他已经代弘景帝祭归宁园,然后朝中便有人开始在朝上提议册封太子的事情。

很多人都跟弘景帝提议立宁司御为太子,这种呼声似乎已经成了大势所趋,人心所向!

御王府更是人流如织,门槛都快要被踩烂了!

宁司御坚决不见人,这才满满止住了那些想要上门巴结的朝中官员!

宁司御为了寻找崔云汐,可是费劲了心思,几乎都将整个京城翻了两遍了,恨不得掘地三尺,却还是半点音讯都没有!

宁司御都开始怀疑崔云汐是不是已经回到了她自己的那个时空去了,所以才消失得这样干净利落,一点儿线索也没给他留下。

自从有了这个想法,他不由自主地消沉了下去,日日把自己关在书房里,不见任何人。

骆清守在外面随时伺候着他突然而起的吩咐。

比如,宁司御会想起崔云汐曾经说过的某一句话,然后就突然让骆清去那个地方派人去那里寻崔云汐。

如此几番后,往往都是失望而归。

就在人人都以为宁司御即将要被立为太子,而他自己并没有多少热忱的时候,弘景帝突然得了病。

众皇子都入宫探望,宁司御自然不得不入宫探望。

金相宫里。

太医们跪了一地,赵太后和崔皇后都在。

除了已经被削了王的封号的宁司城不在,其他皇子都到了。

“王太医,皇上这病怎么来得如此突然?他的身体到底怎样了。”赵太后发话道。

为首的王太医是御医院的院正,弘景帝的身体一直就是由他负责的。

王太医肩头一动,脸上露出为难之色,几经斟酌道:“启禀太后娘娘,皇上这病来得急,需要静养。皇上最近朝事过多,殚精竭力过甚,才引发身体之内旧疾突发!”

赵太后脸上露出担忧之色,朝着里面看了看。

崔皇后也是一脸担忧,接口道:“那请王太医好好帮皇上调养身体。母后,儿媳看,皇上的身体目前不宜处理朝政之事,得立刻召集大臣们商议此事。”

赵太后点了点头,遂道:“就让皇上好好歇歇!”

于是,朝中为首的几个大臣被赵和崔皇后召集到了一间屋子里商议。

“太后娘娘,依臣所见,不如请一位王爷出来为皇上分忧。”安相站出来道。

“安相,如今没有太子,有谁能代替皇上处理朝政大事?”李相道。

“尔等不要吵了!依着爱家的意思,就让御王暂时代理行太子的职责,在皇上生病的这段时间理政。”赵太后突然道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