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好了,来人,把江恒拖下去!”楚玄辰一声令下,陌离和陌竹已经自告奋勇的上前,一把揪起江恒的衣领就往外拖。

敢污蔑王妃和苏七少,他们一定要亲自打他,最好打断他的双腿,看他以后还怎么嚣张。

“至于月嬷嬷和星儿,本王念在你们及时悔改的份上,就饶你们死罪。不过死罪可免,活罪难逃,来人,把月嬷嬷拖下去重打三十大板,星儿重打二十大板,然后将两人赶至别庄,永远不得踏出别庄半步。至于柳氏买的那三个奴才,直接杖毙!”楚玄辰道。

那三个婆子知道南宫柔和江恒偷晴一事,是绝不能留的,再说她们是柳氏的爪牙,他此举也是在警告柳氏,在杀鸡儆猴。

说完,他又冷声道:“还有,所有人都不得泄露王府的秘密,如果让本王知道,谁敢把王府的秘密泄露出去,你们就是陈丰和这三个奴才的下场!”

“是,王爷。”下人和侍卫们一听,一个个赶紧应声。

王爷那么有威严,谁敢泄露他的秘密啊。

王府的工钱又高,福利待遇都比其他地方好,不做错事便不会被惩罚,也比较自由。谁如果真的不想混了,脑子坏了,才会泄露王府的秘密。

只要想好好呆在王府的人,都会守口如瓶。

“奴婢也多谢王爷饶命,请王爷放心,奴婢和星儿绝不会乱说,只会将今天之事吞到腹中,不会与人言。”月嬷嬷赶紧道。

她一听自己只有三十大板,顿时松了一口气。

太好了,她终于不用死了。

她之前最怕的就是秘密一旦泄露,她会被处死。

如今她将功补过,能留得一命,还可以继续呆在王府的别庄上干活,她已经知足了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