他检查了一下江恒的身体,又闻了闻那黑血的味道,顿时断定,他中了断魂草毒。

“江恒,算你小子命大,碰到了使毒的祖师爷爷我。”苏七少冷冷说完后,赶紧给江恒服了解药,再扛他就走。

这江恒中的断魂草,正好他有解药。

断魂草这种毒,只要是会制毒的高手,都会研制,他不仅会研制,还有解药,正好可以救这江恒一命。

不过,他救江恒可不是因为他心地善良,他只是为了解开一些谜题,让江恒晚死一些日子罢了。

-

“娘娘,苏卿尘托人给你送了一封信。”晚上,云若月正在看医书,凤儿便拿着一封信走了进来,样子还鬼鬼祟祟的。

“他给我写封信怎么了,你为何鬼鬼祟祟的?”云若月放下医书说。

凤儿看了看四周,小声的说,“这不,王爷一直在怀疑你和他的关系,常吃他的醋,所以他的信,我当然要谨慎拿来了,更不能让别人知道,要是让王爷知道,他会不高兴的。”

“我和苏卿尘只是朋友,我们行事光明磊落,又没有干什么见不得光的事,有什么不能让人知道的?你这样躲躲藏藏的反而容易引人误会。是什么信啊?拿给我吧。”云若月接过那信,便赶紧打开了。

结果一打开,看到那信中的内容,她顿时大惊失色,吓了一大跳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