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医解毒,讲究的是要解药才行,像武侠小说里的那些解毒丸。

西医解毒,首先要洗胃或催吐,其次再下药,双管其下,不需要那些神秘的解药,一样可以解毒。

这里没有电,不能用洗胃的工具,她只能用最古老的办法,给贤王再次催吐。

因为贤王昏迷着,所以催吐很容易窒息,幸好云若月很有经验,又十分小心,才避免了窒息的情况。

很快,她就和李太医,帮贤王把服下的党参催吐出来。

然后,她清理了一下现场,又给贤王喂了阿米安钠和给他静脉注射了安定药,配合着解毒。

一番辛苦下来,贤王那原本乌黑和眼睛和嘴唇,竟然渐渐的褪了黑,恢复了原本的颜色。

李太医见状,顿时大惊,“妙也,实在是太妙了,王爷的神色已经恢复正常。王妃不需要解药,就可以解毒,老夫还是第一次见这种解毒方法,真是厉害。”

“其实我用了药的,还是要用药,才能完全解毒。贤王这一次,又受罪了。”云若月想到她连着帮他催了两次吐,他又相当于做了一个剖腹产手术,元气早就受损,幸好他有武功底子,所以才能撑下来。

要是换成其他人,可能早就完了。

就在这时,她看到贤王的手动了,他的眼睛,也缓缓的睁开。

一睁开,他就虚弱的看着她,眼中满是美好和感激,“谢谢你,璃王妃,你又救了本王一次,本王欠你的,实在是太多了。”

“你醒了?实在是太好了,幸好你中毒不深,所以才好得快。你也毋需多谢,对于医者来说,最大的愿望,就是能将每一个病人都治好。看到病人开心的笑颜,我们比中大奖还高兴。”云若月真诚的说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