云若月没想到,这男人真小气。

她不过是咬了他一口,他居然会咬来还。

她眼冒金星,怒瞪着他,“那是因为你先占我的便宜,我告诉你,我和苏七少根本没什么,你要是再找这个借口欺负我,我就和你拼了。”

楚玄辰冷哼一声,“你们之间最好什么都没有,如果被本王发现有什么,本王不介意让他尝一下当太监的滋味。”

“你无耻!他只是我的朋友,你要是敢碰他,我永远都不会原谅你!”更不会放过他。

云若月说完,也气得冷哼了一声,转身就走进自己的房间,然后“砰”的一声关上房门。

她现在一点不想看到楚玄辰。

看到她这个样子,楚玄辰摇了摇头,“本王究竟该拿你怎么办?”

他究竟要怎样,才能走进她的心?

他抬头,看了看天上的星空,星星很亮,他却觉得,他的心,很灰暗。

-

是夜,楚玄辰回到星辰阁后,去了书房。

那长长的桌案上,摆着一张宣纸,一只墨砚,一支毛笔和一些其他作画需要的材料。

他看了看窗外的月色,叹了口气,提起那支毛笔。

他很久没有作画了,今天心情怅然,脑海里一直是那副音容笑貌,怎么都挥之不去,还不如将她画出来。

他拢起宽大的丝袖,骨节分明的玉手握紧毛笔,在画上寥寥几笔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