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是,本王是有病,本王的病,都是你爹造成的!此刻,本王真想杀了你,为母后报仇!”楚玄辰乌金的眸子满是仇恨。

他脑子里一直想起云清将那把剑刺进母后心脏的事,当时他藏在暗处,被一名老太监死死的捂着嘴。

太监不让他出声,不让他跑出去救母后,只为救他一命。

如果不是那名太监,他早就死了云清剑下了。

因为他亲眼目睹了云清的罪行,只会必死无疑。

弘元帝杀他的父皇,用的是毒,杀他母后,用的是剑,在父皇死后,他伪造圣旨,假传圣旨,将皇位传给了自己。

他又下诏书,对外宣称,说他父皇是重病而死,母后则是因为太深爱父皇,舍不得父皇,所以丢下一双儿女,自刎殉葬。

世人哪里知道,他母后是被云清杀死的,死后,为了伪造自刎的场景,云清甚至在他母后的脖子上,割了一刀……

他亲眼目睹了这个场景,当时就被刺激得晕了过去。

如今,看到云若月,他仿佛看到了云清,一颗心狠狠的揪痛起来。

云若月这才知道,原来楚玄辰想起了他家的仇恨,看到他这个样子,她就害怕。

“你恨我爹,你就去找他报仇啊,你找我算什么?我又没有伤害你的家人。”云若月冷冷的出声。

这一切都是弘元帝和云清搞出来的,为什么要她来承受?

想想原主也真是傻,楚玄辰和自家老爹有不共戴天之仇,她居然还选择嫁给他,真是脑子有问题。

“你放心,本王会找他的,到他该死的时候,他自然会死。”楚玄辰冷冷出声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