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时也是因为他被那地主欺压,心里太气愤,才朝小白做了手势,差点酿成大错。

不过,这姑娘为何会这样问?

一般人,都巴不得这鹦鹉会说吉祥话,讨人欢心。

这姑娘却要它说不吉利的话。

不过,这不关他的事,他就不问了。

云若月听到这小白还会看手势骂人,顿时心中的那个想法越来越深。

她对铁柱道:“那你把你会的手势都交给我。”

“没问题,不过这手势也可以自己琢磨出来的,就是你做手势的时候告诉鹦鹉,要说什么话,多练几遍,它就会了,它很聪明的。”铁柱道。

原来如此。

云若月这下更喜欢这只鹦鹉了。

她向铁柱学了好几个手势之后,才道:“对了,你娘生的是什么病?”

她是大夫,没遇到还好说,既然遇到了,能帮一把,还是要尽量帮人家一把的。

“我娘是感染了风寒,这个病说重不重,说不重,可它也会死人。我娘都发烧咳嗽两、三个月了,天天精神不好,吃不下睡不香的。我娘身子本来就很虚弱,家里又很冷。我担心她再这么病下去,怕撑不过这个冬天。”铁柱一脸担忧的道。

云若月点头,原来只是感染了风寒。

幸好不是什么难得解决的大病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