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提到这两人,太后就生气。

她没想到,害她的人,会是自己的亲孙儿和孙媳妇。

他们之所以害她,就是为了对付玄辰,不让她护着玄辰。

他们越想害她,她越要坚强的活着,他们越想加害玄辰,她越要保护他。

云若月想到太后之前被晋王收买王太医加害一事,赶紧叮嘱太后,“皇祖母,你这么做是对的,为了你的病能好,这几个月,你一定不要见他们,免得他们做出什么事,故意气你,这肺结核也气不得。”

现在晋王夫妇暂时不敢对太后下毒,但不代表他们不会用别的方法。

太后老了,只要随便气一下,就会受不住。

所以她要提前叮嘱太后,要太后小心防范。

太后点头,冷冷的道:“这两个狠毒的东西,成天只知道琢磨这些歪门斜道,他们的心思要是花十分之一在正事上,早就大有作为了。雪嬷嬷,以后晋王夫妇再来求见,一律不见,哀家可不想接触这两头白眼狼。”

要知道在晋王小的时候,太后对他也是很疼爱,很维护的。

谁知道他一长大,受了他母后的挑拨,渐渐的就和她疏远了。

“是,太后。”雪嬷嬷又说,“太后,这晋王夫妇也做得太过分了,老奴都说了你身体不舒服,不能接见他们,结果他们大声在外头瞎嚷嚷,故意说你偏心璃王夫妇,薄待他们晋王一府,经那晋王妃的利嘴一挑拨,现在外头的宫女和太监们,都在怀疑你厚此薄彼。老奴看,过不了多久,这件事就会传遍皇宫,恐怕对太后您的名声不利。”

“这两个狗崽子!”太后怒拍了一阵床板,突然后悔的说,“抱歉,哀家侮辱了狗,这两个不知好歹的混账!玄辰,若月,等会儿你们出去的时候,如果他们还在,就帮我说说那对不成器的东西,哀家的名誉,怎能让她们破坏?”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