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姐姐,你别理苏府的人,更不要替那个纨绔世子治病,他以前老喜欢捉弄人,不仅欺负过你,还经常欺负我,揪过我耳朵呢。”赵王妃之前来找云若月玩的时候,就听她和凤儿说了要用激怒疗法给苏七少治病的事。

她根本不赞成云若月救苏七少,怕云若月惹上麻烦,所以才会这样说。

凤儿也一脸担心的说,“娘娘,你已经失约两次了,以忠勇公和苏世子的脾气,他们一定会记恨你的。”

“我不是说了我明天会去么?好了,你们别担心我了,都快过来吃烧烤。”云若月说完,又道,“对了,凤儿,你拿油纸包点烤鸡胗、烤鸡爪,还有烤猪皮,猪肥肠,猪心,猪舌,猪耳和猪腰子,叫王二给苏世子送去,就说这是我请他吃的。”

凤儿一愣,“之前那王府的下人不是说,他们世子最讨厌吃这些内脏啊爪子啊猪皮之类的东西,送这些过去,那世子会不会发怒?”

“那样更好,你不管,你叫王五送过去吧。”云若月说完,淡定的喝了口酒。

“好吧。”凤儿小声的说。

她们都不知道王妃葫芦里卖的什么药,王妃只说用激怒疗法给世子治病,并没有说怎么治。

更没有去苏府看那世子,还拿世子讨厌的吃食去恶心他,他一定会恨死王妃的。

苏家可是朝中的权臣,是不好惹的。

赵王妃看到盘子里的猪大肠等猪杂,有些恶心的别过了脸,“姐姐,这猪下水可以吃吗?我们是从来不吃猪下水的,这那么腥,怎么能吃呢?”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