楚玄辰一走进来,便看到了里面的场景,他目光阴冷的扫向云若月,突然走过去,一把掐住了她的脖子,“连卧床之人你都要杀,你怎么这么狠毒?”

说完,他像掐小鸡一样,狠狠的掐紧云若月的脖子。

云若月被他掐着拎了起来,这一刻,她感觉自己呼吸困难,浑身寒凉,她从来没有离死亡这么近过,她无助的摇着头,连半句话都说不出来。

这时,被侍卫押在后面的凤儿,已经哭着叫喊起来,“王爷饶命,我们娘娘不是来杀人的,她是来救人的,她是来给陌竹治伤的。”

“她会治伤?要不是本王发现你在后院鬼鬼祟祟的,还不知道你们的阴谋,来人,把王妃和凤儿一同押去柴房关起来,听候本王发落!”楚玄辰沉声吩咐。

刚才他从星辰阁来青竹园时,看到凤儿鬼鬼祟祟的躲在后院,心中顿时溢起不好的预感。

他当即叫人把凤儿抓住,审问了一番,结果什么都审不出来,他赶紧来到正门,叫陌离把门撞开,看王妃到底在陌竹房里干什么。

结果一进来,就看到云若月手中那明晃晃的刀子。

这个女人比他想象中的还要狠毒。

楚玄辰说完,一把将云若月扔到地上,云若月赶紧大口大口的呼吸着新鲜空气,她刚才真是在鬼门关走了一遭。

她正想替自己辩解,几名侍卫已经冲了进来,拖着她和凤儿就走,她来不及和楚玄辰解释,人已经被拖到了柴房里关起来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