根据她的观察,楚玄辰还没有和南宫柔成功,如果他们更进一步,特别是楚玄辰忘乎所以的时候,她再冲过去,一定可以吓到他。

他敢这样羞辱她,她就吓得他终身有阴影。

就在这时,南宫柔的声音更媚了,云若月从纱帐外,看到十分火爆的场面。

她当即拿起旗子,走到纱帐外面,然后,她猛地撕开纱帐,将一颗大头凑了进去。

“王爷!加油!我给你们呐喊助威!”

云若月说完,一张脸死死的盯着两个人,同时举起旗子,对着楚玄辰兴奋的摇旗呐喊,“王爷加油,一二三四,二二三四,换个姿势,再来一次!”

楚玄辰原本正沉浸在浓浓的渴望之中,突然就看到云若月那张放大的脸凑了过来,吓得他身子一抖,心都快从胸腔里跳出来。

“啊!”南宫柔也被云若月的突然出现吓了一大跳,此时她身上的衣裳都快被她给扒光了,而云若月还在上上下下的打量着她,羞得她赶紧往楚玄辰怀里钻。

“该死的!”楚玄辰狠狠的低咒一声,赶紧拿衣裳把自己和南宫柔盖住,同时,他的眼睛像刀子似的剜向云若月,“云若月,你找死?”

“王爷,我是在给你们加油,一二三四,二二三四,转个圈圈,再来一次!”云若月使劲摇着手中的旗子,笑嘻嘻的看着两人。

此刻的两人要有多狼狈,就有多狼狈。

南宫柔吓得花容失色,梨花带雨,身子又被云若月看了个精光,羞得她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