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我勾-引你?王爷,那天晚上,你不是很享受吗?你既然那么讨厌我,为什么又那么享受,难不成你喜欢我?”

云若月的话总能戳中别人的痛点。

楚玄辰回忆起他们圆房的那一夜,他是被她下了药,可是当时他是清醒的,知道自己在做什么。

那种滋味令他疯狂,令他回味。

正因为这样,他才强迫自己不要想起来,强迫自己更恨她,这样才能摒弃那晚的事。

“本王是个男人,送上门来的便宜货,本王当然不会拒绝。”楚玄辰冷声说完,突然扬起鞭子,一鞭子打到云若月的背上!

今夜,云若月已经挑衅得他够久了,他要是不给她点教训,她不会闭嘴。

一股钻心的痛从背上传来,云若月感觉自己的衣裳被打烂,肌肤被划破,她痛得喉头一甜,蓦地喷出一口鲜血。

凤儿急得上前抱住她,“王爷,你别打娘娘,求你饶娘娘一命,求你了。”

“滚开!再不滚开,本王连你一起打!”

-

青竹园外。

陌离又命人把王太医请了过来。

这一次,他拿出全部家当,他这些年存的五百两银子,叫人偷偷给了王太医,王太医才肯在半夜从床上爬起来,来替陌竹看看。

王太医给陌竹治病,王爷是出了诊金的。

但是陌离怕王太医不耐烦,希望他更用心一些,不得不拿出所有存款贿赂他。

王太医被侍卫们抬过来的时候,还在轿子上呼呼大睡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