说完,她转身,生气的看向云若月,责怪的道:“姐姐,公主都是为了你好,你也太过分了,公主是王爷的姐姐,长姐如母,我们应该像孝顺婆母一样孝顺她,你怎么能这样和她说话?你太没有规矩了。”

规矩?

云若月不敢置信的看着南宫柔,她居然这样教训她?

说真的,她根本没把这个长公主放在眼里。

谁不知道,长公主有名无实,根本没有实权,在璃王府耀武扬威的耍什么威风?

她有本事,对着晋王和皇帝这些想害楚玄辰的人耍威风去呀,对她这个救楚玄辰命的人反而这么不客气,真是欺软怕硬。

云若月看向南宫柔,道:“妹妹,你既然那么孝顺,那麻烦你好生照顾公主,我要去给王爷换药了。”

“等一下,云若月,咱们吵归吵,但是这药膏你不要了吗?你把这药膏给皇弟拿过去,给他用。”长公主道。

云若月在心底叹了口气。

这世上,唯有她给楚玄辰用的药,才是疗伤最快的,那是经过现代多年发展的,稳定了疗效的药。

她对这个冰寒玉露膏根本没抱希望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