云若月冷冷的扫了他一眼,“你都没有听我解释,就听信她们的一面之词,这也太不公平了吧?”

“好,本王给你机会,你解释,如果不给本王一个正当的理由,这主母之位,你便让予柔儿,不要当了。”楚玄辰冷冷的道。

云若月冷笑,“你都不相信我,我本不想解释的,不过我可不想背一个凌虐小妾的锅。之前在你昏迷,需要静养的时候,柔侧妃一直在这里哭闹,无理取闹,我和陌竹他们都说了,你需要静养,不能打扰,让她先在外头候着。没想到她竟和我吵了起来,当着众人的面哭哭啼啼的,又抱着你的身子摇摇晃晃的,我怕她这样碰着你的伤口,只是叫她先下去,等你醒来再过来。可她还是不听,非要抱着你哭,还说如果你醒不来,她也不活了这种不吉利的话,影响我们大家的士气,我怕她呆在这里会影响你休息,就派人把她带下去。”

“我当时说了,‘在王爷没醒来之前,严禁柔侧妃踏出雨柔阁半步’,意思是,只要你醒来,她就可以走出雨柔阁,我要不这么下令,她会一直在这里吵嚷,万一影响你怎么办?我作为王妃和大夫,当然有责任保证你的安全。这事有陌竹他们可以作证,王爷若是不信,大可叫他们来对质。”

听了云若月的话,楚玄辰的脸色这才没那么冷了。

南宫柔顿时难受的流起泪来,“姐姐,你怎么能这么说我,我当时只是担心王爷,想陪他,照顾他,我并无二心。”

长公主也道:“柔儿最是单纯善良,本宫最了解她,她绝对不会无理取闹,是不是你怕柔儿在这里,会抢走你的风头和恩宠,所以才借机把柔儿赶走?”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