晋王见状,脸色更加深黑,他眼里闪着愤怒的火光,怒不可遏的道:“反了反了,这帮刁民反了天了,你们是要造反是不是?来人,派徐副将去调军队来,本王要镇压这帮刁民!”

“晋王要派军队来镇压老百姓?咱们快去通知其他老百姓,多叫点人,把全城的老百姓都叫来,看晋王还怎么镇压!”

“对,晋王杀了璃王,杀了王二,打伤我们好多百姓,我们一定要找他报仇。”

晋王阴狠的瞪着这些老百姓,“你们敢在晋王府门口闹事,本王就是打死你们,也没人敢说什么。”

“晋王,你如此嚣张,你就不怕天理王法么?”有人怒道。

“天理王法?连衙门都是我们楚家开的,你要本王怕天理王法?天理王法就是我楚家的,你们上堂告状,是准备向本王的下臣,状告本王吗?”晋王冷笑。

这些刁民,真是意想天开。

他们居然敢跟衙门告皇家,衙门都归皇家管理,他们真是蠢。

“晋王,你连天理王法都没放在眼里,你就不怕皇上责怪你么?”有人盛怒的质问。

“皇上是本王的父皇,本王怎么可能会怕他?”晋王冷声,是一脸的狂傲。

那人顿时指着他,怒道:“好啊,你连皇上都不放在眼里,连皇上都不怕,你是不是想造反,想篡位啊。”

“你们!你们休得胡说,来人,还不快去调军队,把这些人全部给本王抓住,本王要把他们打入大牢,拔掉他们的舌头,让他们生不如死,看他们还怎么造谣。”晋王气恼的道。

这些刁民,居然敢给他扣一顶篡位的帽子,他真想杀了他们。

可现场刁民越聚越多,王府侍卫根本镇压不了,他只有调军队前来镇压。

有些老百姓见到晋王要调军队,气得胸腔愤怒,赶紧去纠结其他老百姓,搬救兵去了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