说到这里,她起身,跪到了长公主面前,“皇姐,对不起,你和姐姐原本没过节的,都是因为你替我说话,维护我,她才恨上了你,有些什么好事都不叫上你,这都是我的错。”

月嬷嬷也道:“夫人说得是,王妃宁可叫下人一起吃,都不叫公主,分明是没把公主放在眼里。公主好不容易才回来,她居然都不来看一眼。之前夫人叫奴婢去请了王妃,叫王妃来给公主请安,也被以脚受伤了为由拒绝。可奴婢刚才去的时候,看到王妃人好好的,笑得好开心,哪里像受伤的样子。她这样做,也太轻慢公主了。”

“月嬷嬷,住嘴,王妃岂是你能置喙的?”南宫柔赶紧瞪了月嬷嬷一眼。

“对不起公主,都是奴婢多嘴,奴婢这就罚自个儿掌嘴。”月嬷嬷说完,伸手往脸上啪啪的打了两巴掌,然后垂着头,是一副十分自责的模样。

长公主早已经听得直冒火气,她“啪”的一掌拍在桌子上,咬牙切齿的道:“不用你们说,本宫也猜得到她是这种人,她之前做那些好吃的,什么时候喊过本宫?就算没有柔儿,她也一样不会把本宫放在眼里,因为她本来就是那种高傲自大、目光短浅的女人。”

这个云若月,真是把她对她的好感,败光了。

上次在魏国公府,云若月救了她。

虽然她和南宫柔事后分析,云若月为了让她对她感恩戴德,故意拖延了时间进去救她,但她心中仍是感激她的。

可没想到,她好不容易又出宫来,这云若月竟又如此待慢她。

“皇姐,菜都快凉了,你快先吃点东西吧,别再为此事忧心,免得饿坏了身子。”南宫柔见目的已达到,便用公筷给长公主夹了一块糖醋排骨,放到她面前的陶瓷碗里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